新闻动态

10日08月

严海蓉带队赴藏调研,与波密基层干部探讨乡村振兴之路

阅读全文


        乡村振兴,不仅将惠及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也将惠及基层社会的安定团结;而这在民族地区,具有着更为重要的意义。2022年7月28日,清华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高等研究所教授严海蓉调研小组在暑期赴藏调研之际,应邀为自治区林芝市波密县委党校作报告,题为“集体经济与乡村振兴”。现场听众主要为波密县2022年乡村振兴专题培训班县乡镇干部及党校教师。

 

WechatIMG848.jpeg

图一:群山中的波密党校

WechatIMG851.jpeg

图二:报告现场

 

        严海蓉教授关注农村及农业发展问题多年。她首先通过一些具体事例说明,顶层设计的乡村振兴道路往往与农村的实际情况存在着一定的落差;然而,根据她多年的田野经历,中国基层自发的集体经济实践正迸发出蓬勃的活力。她向乡村振兴班成员介绍了自身调研团队长期观察的几个集体经济案例,并重点介绍了西藏那曲双湖县嘎措乡集体经济,也即她们此行的主要研究对象。据其团队2018年的实地走访,嘎措全乡以畜牧业为主要经济支撑,它在数十年的实践中,发展出了一套精准的按劳分配制度,体现在254条的《工分细则条例》上,以避免出现吃“大锅饭”的现象。在地广人稀的高原草甸上,嘎措乡人均现金收入18494元(2016年),远高于那曲本地区的人均8638元,也高于同年西藏各地区农村人均可支配收入。同时,嘎措乡兼顾效率与公平,执行劳动均衡原则,为劳动力短缺的家庭提供工种分配上的倾斜,并首创牧民退休制度和学生补贴等。

        接着,严海蓉教授又介绍了山西永济蒲韩乡村的合作经济模式。蒲韩乡村模式的亮点在于,它在实践中认清了农业合作社的发展目标,不应是市场逻辑下的“做大做强”,而是全方位的合作本身。这意味着合作不仅限于经济合作,而扩大至消费合作、生活合作、养老合作、育儿合作等等。合作社的优势不在于满足农民每年提升收入的愿望,而在于激发作为集体的农村的活力,为农民的生活提供多层面的保障。在这种创新的思路下,蒲韩乡因此也创造了多种多样的就业机会,吸引了相当数量的年轻人回乡。

       严海蓉认为,在“新三农问题”的背景下,落实乡村振兴首先需要找准乡村振兴的主体;而嘎措、蒲韩等成功的集体经济案例向我们表明,乡村振兴的主体应该是集体,也即农民的集合体,而非农户个体、企业或各级政府。农村集体可以发挥“承上启下”的作用,一方面对接政策和市场,一方面对接农户个体。

        严海蓉教授对于农村发展现况的分析与案例分享,引起了现场学员的热烈反响,讨论超出原定时长近一个小时。这些主要来自波密下属乡镇的一线干部,日常接触藏族农牧民在生产生活中的实际问题,她们结合波密县的具体现实向严教授提问并展开讨论,话题涉及如何践行生态农业、如何对集体作出规定、如何激发农牧民的积极性等等。波密县由于其独特的自然地理条件,在除传统农牧业之外,拥有极为适宜旅游业发展的生态资源。针对这个特点,严海蓉教授认为,旅游业和农业一样,面对的是一种整体性的生产资源,也因此必须配合整体化的组织,以实现利益共享和长远发展。已有的新型集体经济案例表明,在实现资源跨区域的调配上,基层党建工作尤其是发挥党员的先锋带头作用。

        自2019年开始,嘎措乡民众响应自治区“高海拔生态搬迁”的部署,从那曲双湖县平均海拔4900米的定居点搬迁至临近拉萨贡嘎机场的山南市森布日。严海蓉调研小组此次进藏的目的在于回访嘎措乡,并探索搬迁后生计多样化发展的可能形态及发展空间,以及集体组织可以发挥的作用。嘎措乡集体在新的定居点如何组织生产生活、处理干群关系以及应对城市化与牧转农的前景,将成为她们后续观察、研究的重点。



WechatIMG849.jpeg

图三:严海蓉调研团队走访嘎措牧民新居(右二为严海蓉)



WechatIMG850.jpeg

图四:嘎措乡在森布日的新定居点由政府统一规划,免费提供


 

 

 


供稿

王若千

编辑